是琅是狼

_卿莫之:

武当少侠×蔡居诚

 

为了一张图,写了一篇文

 

“哟,少侠,又来啦,你这时间挑得可好啊。”

“是吗”少侠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望着已经黑下来的天道:“我也觉得这时间来挺不错的。”

此番引来姑娘们一阵娇笑。

“哎哟少侠!你的脸怎么划了一道口子,”梁妈妈惊呼“少侠这俊俏的脸被划一道口子可是亏大了。”

少侠摸了摸脸上的伤疤,道:“多谢关心。”

梁妈妈道:“少侠,不是妈妈我说,为了一个脾气怪,又倔强的人,这么拼命太亏了。不如你看看我们这儿的姑娘,个个懂事乖巧得很,你要是快 活了一夜,便知道这滋......”

“多谢,我只是来看看师兄,并无他意。”少侠拱手谢过,继而快步像房走去。

 

屋内,蔡居诚正坐于桌前,听得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皱眉止了倒茶的动作。

又是这小子。他想,自从他被困在这里之后,这少年就似乎成了这里的常客。

这个,在他即将被武当赶出来时,遇见的那个少年。

起初,他以为这少年和其他来看他的武当弟子一样是来嘲笑他的。可是无论他怎么骂,这少年说话都是温温柔柔的,无论他怎样将东西砸到少年身上,划破口子,那少年都是将碎物打理干净,再花自己的钱替他补上。

少年没有其他客人的恶心的想法。他每次来都是和自己坐在桌前畅聊一夜,给他讲江湖上新奇的事情。

蔡居诚知道想见自己一面不容易,毕竟他欠了太多钱,需要获取更多的钱来偿还。可少年每次花这么多钱,却只是为了和他畅聊一夜。他觉得少年很傻。

虽然他也挺庆幸少年没有做那些奇怪的事。

但这不妨碍他觉得少年傻。

 

果然,脚步声停在了门前,紧接着门被打开。

“师兄!我来看你了!”少侠笑道。

“傻子,你...”

蔡居诚本来要照常发一通脾气,却抬头一眼看到少侠脸上的伤疤和眼下的乌青。可那傻子还努力的维持着灿烂的笑容。

蔡居诚别扭道:“咳...你的脸怎么了?”

少侠似乎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今天摔了一跤,划的。”

今天,因为到处奔忙,又数日没有好好休息精疲力尽,花了眼,摔了。破了道口子。

蔡居诚讥笑道:“呵,少侠真是好功夫,走路都能摔一跤。”

少侠无奈道:“师兄...”

 

少侠靠近蔡居诚,将头搁在蔡居诚的肩膀上,小动物似的蹭了蹭蔡居诚的脖子。蔡居诚立刻僵了身子,少侠温热的呼吸洒在他颈子上,让他耳根发烫。他破口骂道:“白痴!你...你给我滚开!”

 

“师兄,”少侠捏了捏蔡居诚的颈子,无力道:“我很累,我就想休息一下...师兄莫要闹...待会我就走......”

谁知,蔡居诚火气更大:“你...你把我当成什么无耻恶人了!!!我,我岂是小气至此的人?你!...”

少侠一愣,然后轻轻笑出了声。

“师兄最好了,我最喜欢师兄了。”

或许是初始一面时,就被对方那双眸子给深深吸了进去,或许是发现对方并非一开始就是如此之人后,或许是心怀同情后来竟变成了爱慕

反正竟是再也出不来了。

“傻子!!!”

蔡居诚红着脸,气急败坏的骂道。却没有阻拦少侠揽住他腰的手。

再三犹豫下,蔡居诚扭过头,别扭的抬起手在少侠背上轻轻抚了几下。感受到腰间的手骤然收紧,他轻轻道:

“傻子。”

评论

热度(1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