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琅是狼

普鲁士大帝国:

在lof也发一遍吧٩( 'ω' )و

真•迪士尼小公主•冰雪睡美人•吧唧
【脑洞来源于隔壁家锤公主,有一个蛋预警】

[铁虫]Extra Life

卷毛:

#《头号玩家》电影au,无能力,17岁的虫哥 


*又名Peter Parker的特殊作弊技


非常OOC且傻,且没有逻辑


*其实没有年龄操作,原因是RDJ在访谈说以后漫威都该把他做成25岁的样子,因为他觉得他那时候超辣的(其实您现在也是啊……)


先写着玩玩,拿这么酷炫的au写个傻白甜我也是没救了。


一刷产物bug很多不要细究。


分享一个怕蜘蛛的虫哥:




——————




2045年,当科技发展的水平远远领先于人们的生活所需时,它注定会颠覆人类的认知和生存方式。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30年前的高中生们上生物课时多半是实验辅以课本,一些简单易得的植物才允许被搬到课堂上来观察。


 


但如果是现今——虚拟穿戴技术发展成熟到可以搭建出一个以假乱真的虚拟场景,而且这种技术已经远不止被用作游戏和创作设计了,它更多地被应用于学校教育中。


 


比如说物理课上,学生可以通过穿戴设备切实地去触摸到一枚完全1:1制作的核弹或者火箭零件,而你能想象到,在数十年前这都是多么宝贵又稀缺的教育资源。


 


所以即使Peter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支持他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虚拟设备,但他仍然能在学校的课堂上体验到这种新奇有趣的科技产物,而且更重要的是,Peter和Ned破解了学校的网络防火墙——防火墙可以阻隔学生在课堂上利用虚拟穿戴设备联入网络,原因很简单,当学生们面对着虚拟设备开启的另一个世界“绿洲”时,谁还会有兴趣去听他们老师在课堂上介绍蜘蛛的绒足有几种形状呢?


 


——反正Peter最讨厌蜘蛛,他完全无法接受自己要在生物课上利用虚拟设备去观察一堆形态各异又生动得好像真的在他手上爬来爬去的毛茸茸蜘蛛。


 


Peter和Ned的座位挨在一起,两人见面例行先碰了个拳,Peter从墙上取下目镜扣到脑后,又仔细戴上两只触感手套以后才唤醒系统滑开了虚拟操作面板,接着和Ned对视一眼,两个青少年神秘一笑紧接着在初始登录界面输入了一条密令:


 


[extra life]


 


——这是他和Ned两个宅男之间的小暗号,输入此条密令他们便能翻过学校防火墙进入“绿洲”。


 


“绿洲”其实是一个虚拟世界的统称,它包含了数个游戏模块,分布在不同的星体上,每个星球之间有指向性的传送门。


 


许多你曾经接触过的端游或者手游都在“绿洲”中得到了最大化的还原,使得玩家们能够身临其境的参与其中。


 


这个虚拟世界中对应着现实世界中的一切,就算是酒吧和赌场也应有尽有,人们甚至可以在这里恋爱结婚甚至……咳。


 


而玩家们也能发挥最大的想象力去创造他们的形象,不论物种性别肤色,没有任何规则限制。


 


Peter的玩家造型一直是他最喜欢的漫画角色,蜘蛛侠。红蓝色的紧身套装在一片肤色甚至物种都迥异的玩家中并不扎眼,Peter这一趟上线本来是准备去竞赛区随便逛逛的,但他刚登入界面一秒钟,玩家昵称那一栏闪着Spider Man的红蓝色蜘蛛人一下子就从Ned眼前消失了——所以说强行破坏防火墙就是有这点不好,Peter和Ned经常会经历这种网络不稳定带来的意外传送情况,他们几乎算是游戏中的一个小小bug。


 


不过好在Peter也有心理准备——因为他们十次登入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情况会遭遇到不知名坐标的传送,反正断线以后下一次又会回到初始大厅。


 


不过当Peter掉到“绿洲”最出名的酒吧星球时他还是难免有些慌乱——Peter从来没去过酒吧,因为他在学校里上线的时间都很短,即使现实中仍被禁酒令束缚的17岁青少年对酒吧充满了好奇之心,但他一直都没计划着要花时间来这里看看。


 


不过天不怕地不怕的Parker同学只惊讶了一秒就很快镇静下来,然后吹了声口哨故作镇定地穿梭在拥挤的舞池中。可惜Peter只戴了副触感手套,所以他深吸了几口气也还是没能闻到想象中酒吧里该有的熏然酒气——反而是闻出了Ned藏在桌厢里的三明治今天放的沙拉酱有点多。


 


Peter揉了揉鼻子,绕过舞池的时候被几对牵着手热舞的男女来回撞了几下让Peter有些站不稳脚步,但他还没来得及扶住现实中Ned的肩膀,在虚拟世界的酒吧里就有人先拉着他的手臂环住他的腰转了一个圈。


 


Peter回头看见了一个白人男性,棕色头发有些微卷,年龄大概二十几岁。Peter不知道他的眼睛是不是加了游戏特效,那双棕褐色的眼睛放在男性脸上还真是大得有些夸张了。


 


那人伸出一根手指推了一下看呆的Peter,指腹按在他的脑门上,“我以为你是个女孩子才伸手扶你的。”


 


“我哪里像女孩子了?”Peter站稳了脚步,和刚才扶他的青年拉开了一些距离。即使心里有些不高兴被人认成了女性,但他还是很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啊,听完你说话我又觉得你应该是个未成年少女了——”


 


“我是男孩子——不,男人!”Peter滑开了虚拟屏幕把自己的玩家昵称指给那个青年看,“看到了吗?Spider man——man!”


 


但Peter没想到青年狡黠一笑,伸手摸了摸Peter蛛网面罩上的目镜,“我知道你的ID了。”


 


听语气就好像他的目的本就在此一样,Peter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可他也说不好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青年倒是搭上了他的肩膀主动和Peter说话,“我从进来开始就看到你了,一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像全场只有你一个人没剧本的样子。你没来过酒吧?”


 


“怎么可能没来过?”Peter直了直脖子,反过来去拍青年的肩膀,不甘示弱地问他,“dude,要不要我请你喝一杯?”


 


——好吧,要说Peter这一年里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他不该在生物课上翻了学校防火墙坐在酒吧里和人喝酒的,而且从没来过酒吧的Peter是真的不知道原来“绿洲”的酒吧唯此一间最特别——戴上虚拟设备的人会真实的感受到酒精给人的刺激——比如说在此前滴酒不沾的乖学生Peter Parker生平第一次体验到了醉酒后的眩晕,即使他只喝了半杯颜色奇妙的酒保特调。


 


那个棕发青年试图过劝阻Peter,不过穿着蜘蛛侠套装的男孩在那一刻仿佛真的被赋予了超级英雄的莫大勇气,Peter掀开面罩拉到鼻尖上只露出一小截皮肤细白的下巴——他面罩下是他真实的长相,Peter还没有醉到要在陌生网友面前暴露自己真实长相的打算。


 


Peter正有些发晕,青年一把拉起他的手问他要不要跳舞,脚步虚浮的他被人一把拉起来轻飘飘得像一根舞池中的羽毛。


 


颜色斑斓的霓虹灯从四面射过来,斑驳的铺散在青年的脸上,这让Peter从一开始就觉得很好看的那张脸在此刻美好得有些不可思议。趁着那点还没散去的酒意,Peter胆大包天地伸出手摸了摸青年的脸,问他,“你的眼睛是真的吗?”


 


“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一个男人有这样的眼睛太夸张了嘛?”Peter打了个小小的嗝,听起来好像很不服气,“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睛。”


 


接着他听到了一声很无奈的笑,青年问Peter,“看上去你对我的长相好像很不满意。”


 


“那倒不是……就……”


 


酒吧里的音乐声太大,青年俯到Peter耳边问他,“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眼睛太好看了,不像真的。”


 


“哦?你这是在和我调情吗?”青年做出了一副端详Peter的表情,“我听说在‘绿洲’里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是会被逮捕的——”


 


“我成年了!17岁!”Peter有些崩溃地和他抗议。


 


“所以你承认是在和我调情了?”Peter被人隔着蛛网面罩捏了一把脸,他抬手拍开青年的手又被人一把握在手心,那双被Peter抱怨不该长在男人脸上的漂亮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听起来你好像对我一见钟情了?”


 


Peter晕乎乎地反问,“我有吗?我只是觉得你比蜘蛛好看,所以我挺愿意待在这里的。”


 


“蜘蛛?”青年有些摸不着头脑,“你在说什么?”


 


“生物课上的蜘蛛,我不想回去听老师的话去观察那堆蜘蛛。”


 


“你是不是喝醉了……”


 


在这时候,Peter忽然听到了下课铃声,这意味着他这一趟虚拟世界旅行很快要被迫下线了。但是Peter此时仍因为虚拟设备的共感作用而处于轻微的眩晕状态,所以Peter只能撑着青年的肩膀勉强站直了身体,然后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和他告别,“我要下课了,所以下次再见——如果下次还能遇见的话?”


 


青年先一步拉住了Peter要摘掉头盔的手,然后滑出虚拟系统面板给Peter看他的ID,最后又无奈地掐了一把看起来晕乎乎的Peter,“记住我的ID——You know who I am,下次上线来找我。我还从来没遇到有谁和我调情到一半要跑路的。”


 


Peter傻傻地点头,说知道了。


 


但是青年忽然问Peter,“你的虚拟设备是哪一种?”


 


而现实世界里生物老师已经走到了Peter面前开始催促他摘头盔了,Peter有些心急,但下意识里又不愿意这么快就从青年面前直接消失。


 


所以Peter快速地指了指头部和手,对青年说:“只戴了头盔和触感手套。”


 


“好吧。”青年这么说道。然后忽然掀开了Peter的面罩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低声问Peter,“你感受到了吗?”


 


Peter猛地摘下了目镜,生物老师则一脸狐疑地问他,“Parker,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而虚拟世界中的Tony则忍不住对着他面前慌乱消散的数据粒子笑出了声。


 


#


 


三天后。


 


刚到学校的Peter却发现他的桌上放了一个快递箱,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签收人是[Spider Man]。


 


Peter拆开箱子就看见了一台目前市面上最先进的虚拟穿戴设备,覆盖全身,共感度高达99%。


 


而箱子里还有一张纸条,写了短短一句话:


 


想让你感受到的不止是一个吻。


 


——You know who I am


 


明明这只是一套穿戴设备,在之前被Peter和Ned称作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extra life],但此时此刻,Parker同学却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因为脸红心跳而命殒当场了。


 


*Peter在学校登入的“绿洲”,所以系统默认绑定的地址就是学校地址。

蜘蛛侠资讯站:

#蜘蛛侠#游戏资讯:
一系列官方新图,以及预售限定的皮肤包括朋克蜘蛛、暗影蜘蛛战衣!

游戏将于2018年9月7日发售,现已接受预定。

#蜘蛛侠PS4# #蜘蛛侠资讯站# 

JOKE-R™:

**经过东京的提醒,我才发现我一直不知道黑色战衣有爪子。所以补了几页,假装自己知道。以上。


最后还有三件事:

① 是JOKE不是JOKER。

② 年过完了,我开始忙了,再次进入有生之年模式,你们和上次一样当我【】了吧。

③ 祝大家新春愉快,顺顺利利!笔芯!

当武当的各位居字辈师兄上生理卫生课的时候

蒙恬:

内含邱蔡注意避雷
武当塑料同门情

萧疏寒看着面前图文并貌的书,再看看底下徒弟们不同的表现,平生第一次有了无力感。
宋居亦拉着郑居和给他看自己刚刚和萧居棠一起写的话本,正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些什么,好像比他这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还懂,而邱居新只是淡淡扫了一眼话本上的内容,居然颇为赞许的说了一声“嗯。”但蔡居诚看后两颊飞红,大骂宋居亦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这下萧疏寒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话本应该写的是蔡居诚和邱居新。
萧疏寒斟酌了一会儿,决定宁可让孩子们的青春陷入迷茫也不愿过早的让他们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于是清清嗓子,将书合上,扫视了一圈正襟危坐的徒弟们。先提出了一个问题:“大家可曾知晓咱们武当的后山是个什么地方?”
见众人一脸懵比,萧疏寒又开口道:“你们就是这后山的草木灵气所化,因而我们武当弟子个个天资聪颖,面容俊美,高洁出世,而那些叛出师门的人,则不会再受到武当山天地灵气的滋养,所以会化为原形,重新变为树木,大家懂了吗?”
见弟子们一个个宛若被刷新三观的表情,萧疏寒欣慰的笑了。
听说那以后所有武当山弟子砍伐技能都停留在一级,而且见到树木就喊师哥师弟……


听说这也是武当总刷新打坐点的原因……

新版蜘蛛侠动画(中文字幕)

ironspider:

总算搜到了!Classic熟肉在线,貌似做到了20集,电视里目前播到25集。


友情提醒,不想被虐的话,一开始就别喜欢Harry。后半段的他,简直像换了一个人orz。


国内朋友帮我测试啦!她说无法直接打开视频的话,把这条lofter的地址复制,在手机浏览器中打开,就能看啦!请试试吧!电脑观看应该不存在问题。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这集私心最好看!有超还原的钢铁侠!痴迷钢铁侠想要跟回家的小蜘蛛!)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我寄乱糟糟的人间:

我我我……草稿流式的摸个鱼(* ̄m ̄)

然后腻歪腻歪(°ー°〃)

bug以及巨型OOC请注意闪避(´゚ω゚`)

身为武当弟子就要掌握在最后几秒还能tx一通师兄的技能【不是

_卿莫之:

武当少侠×蔡居诚

 

为了一张图,写了一篇文

 

“哟,少侠,又来啦,你这时间挑得可好啊。”

“是吗”少侠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望着已经黑下来的天道:“我也觉得这时间来挺不错的。”

此番引来姑娘们一阵娇笑。

“哎哟少侠!你的脸怎么划了一道口子,”梁妈妈惊呼“少侠这俊俏的脸被划一道口子可是亏大了。”

少侠摸了摸脸上的伤疤,道:“多谢关心。”

梁妈妈道:“少侠,不是妈妈我说,为了一个脾气怪,又倔强的人,这么拼命太亏了。不如你看看我们这儿的姑娘,个个懂事乖巧得很,你要是快 活了一夜,便知道这滋......”

“多谢,我只是来看看师兄,并无他意。”少侠拱手谢过,继而快步像房走去。

 

屋内,蔡居诚正坐于桌前,听得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皱眉止了倒茶的动作。

又是这小子。他想,自从他被困在这里之后,这少年就似乎成了这里的常客。

这个,在他即将被武当赶出来时,遇见的那个少年。

起初,他以为这少年和其他来看他的武当弟子一样是来嘲笑他的。可是无论他怎么骂,这少年说话都是温温柔柔的,无论他怎样将东西砸到少年身上,划破口子,那少年都是将碎物打理干净,再花自己的钱替他补上。

少年没有其他客人的恶心的想法。他每次来都是和自己坐在桌前畅聊一夜,给他讲江湖上新奇的事情。

蔡居诚知道想见自己一面不容易,毕竟他欠了太多钱,需要获取更多的钱来偿还。可少年每次花这么多钱,却只是为了和他畅聊一夜。他觉得少年很傻。

虽然他也挺庆幸少年没有做那些奇怪的事。

但这不妨碍他觉得少年傻。

 

果然,脚步声停在了门前,紧接着门被打开。

“师兄!我来看你了!”少侠笑道。

“傻子,你...”

蔡居诚本来要照常发一通脾气,却抬头一眼看到少侠脸上的伤疤和眼下的乌青。可那傻子还努力的维持着灿烂的笑容。

蔡居诚别扭道:“咳...你的脸怎么了?”

少侠似乎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今天摔了一跤,划的。”

今天,因为到处奔忙,又数日没有好好休息精疲力尽,花了眼,摔了。破了道口子。

蔡居诚讥笑道:“呵,少侠真是好功夫,走路都能摔一跤。”

少侠无奈道:“师兄...”

 

少侠靠近蔡居诚,将头搁在蔡居诚的肩膀上,小动物似的蹭了蹭蔡居诚的脖子。蔡居诚立刻僵了身子,少侠温热的呼吸洒在他颈子上,让他耳根发烫。他破口骂道:“白痴!你...你给我滚开!”

 

“师兄,”少侠捏了捏蔡居诚的颈子,无力道:“我很累,我就想休息一下...师兄莫要闹...待会我就走......”

谁知,蔡居诚火气更大:“你...你把我当成什么无耻恶人了!!!我,我岂是小气至此的人?你!...”

少侠一愣,然后轻轻笑出了声。

“师兄最好了,我最喜欢师兄了。”

或许是初始一面时,就被对方那双眸子给深深吸了进去,或许是发现对方并非一开始就是如此之人后,或许是心怀同情后来竟变成了爱慕

反正竟是再也出不来了。

“傻子!!!”

蔡居诚红着脸,气急败坏的骂道。却没有阻拦少侠揽住他腰的手。

再三犹豫下,蔡居诚扭过头,别扭的抬起手在少侠背上轻轻抚了几下。感受到腰间的手骤然收紧,他轻轻道:

“傻子。”